咯噔-沉迷盾冬和斯卡曼德骨科

久未更新
得到关注非常惶恐与惊喜
但是无论怎样,
感谢你的关注!

【三四】

同为闺蜜的未公开小说《海河流淌》系列的cp同人。
诸位当作原耽看也能看懂的。

这对是官配,非平行世界的原著向,中年设定。
BE预警。
评论区走腾讯文档吧。

我分享了腾讯文档 “无标题文档”,点击查看:
https://docs.qq.com/doc/BqI21X2yZIht1CkI8G1TnND24SSbVg1iqqB34xKC5N1ZLMZc4IQmKC2Cjyb92ysW0d4bm3OQ1URgSM0NonwZ0

这大概是我写的最成功的同人之一了……orz

——

【三四】

    1.
  这个故事要从上个世纪说起。
  张老师总共从业四十多年。
  他其实一开始并不是十四的老师,是被教师调换政策,调过来的。
  那时他已然三十五六,在别人家孩子都十岁了的年纪,他仍旧光杆司令,每天一个人骑个自行车来上班,孤零零。
  来学校报告的第一天,他就和郑老师同一个办公室。
  郑老师比张老师年轻些,将将三十,瘦瘦高高,带个金框眼镜,颇有风度,是个典型的文科老师。那时他脸上皱纹还挺少的,如果不笑起来,几乎看不到。
  “您……您是新调来的老师是吧,我姓郑,教语文的。”
  “诶,您好,弓长张,数学老师,以后请多关照!”
  “不敢不敢,您也算是我的前辈啦!”

  2.
  十四作为历史悠久的典型文科校,男老师着实不多,有多少呢?
  嗯……按着主课五门算,15+的老师数量,总共两个男老师。
  于是往往女老师们聚在一起叽叽喳喳点啥热热闹闹,两个男教师就一起喝茶看球读报纸呗。
  当然,读报纸的是郑老师。
  画风常常是,郑老师以一句“哎……”开头,开始口头小作文,评价评价政事军事,联系联系古今发展……倘若高三学文的学生每天多往这个办公室听听郑老师的脱口秀,那绝对不缺作文素材、也绝对不会错过政治历史实事。
  看球的是张老师。
  张老师喜欢打篮球,非常喜欢。
  诶,身高不是阻碍,有梦想谁都了不起,别看不起小个子,没准,是个攻呢。(嗯?)
  郑老师爱叨叨这些东西,爱写点啥晦暗高深的文章。张老师呢,他也乐得听听看看,有时候还能跟着论几句点评一下。
  女老师就不一样啦,聊聊明星电影,写点诗读读散文,却不喜欢男人唠唠叨叨文邹邹。

  3.
  张老师当然恋爱过,年轻的张老师真的还很帅气,加上爱打篮球,着实抢手。他曾经一直是对女人有感情,也并不知道自己会喜欢上同性。他很抗拒催婚,他想选择“合适的”,而不是“还能看得过去的”。
  郑老师也谈过恋爱,不过没有张老师那么受欢迎,感情也没有什么结果。后来到了要结婚的年纪,则一直处于被安排的相亲女士众多,却没几个看上他的状态。
  20世纪,“同性恋”就像是一根不能入眼的刺,不齿、污秽。
  当然,21世纪的我们知道的,绝大多数人,都是流动性向,没有绝绝对对的直弯,而爱上好兄弟/好姐妹,普遍得很,很多人没有意识到而已。
  张老师郑老师都是经济独立,自己在外面租房子住的人。在他们熟悉了快一年时,他俩萌生了合租的想法。
  两个男人没有忌讳,剩下来一半钱,还能互相照顾生活起居、解解闷儿,多好。
  郑老师附议。
  那就,同居呗。

  4.
  早上六点半一起起床,吃了饭一起骑自行车去上班,中午一起吃饭,午休时间听郑老师叨叨,下班回家一起做饭,然后看看球备备课洗洗睡。
  偶尔夏天的夜晚,两个人会冰几罐啤酒喝喝。或者直接去家门口的烧烤店吃一顿,聊聊往事讲讲段子,偶尔也会醉了讲讲胡话。张老师酒量好一些,往往都是他收拾残局,把人抗回家,弄到床上。醉过几场,关系就更铁一些……男人嘛,还是喝酒能联络感情。
  关系一天比一天铁,也不免有其他老师们调侃,俩人倒也不恼。
  “诶,兄弟如手足,兄弟重要啊!”
  “单身没有女士束缚,挺好,挺好。”
  大家一笑,这事儿也就翻篇儿了。
  两个人的生活里,都只有彼此,没有新的改变,平平凡凡。

  5.
  有一天,秋季的雨夜,两人没料到天气预报出奇准确,晚上下起了雨。
  一场秋雨一场寒,这场寒让身体并不强壮的郑老师病倒了。
  冒雨回家,两人赶紧冲了个热水澡。
  张老师缓过来了,郑老师在半夜发起了高烧。
  张老师一通找药喂药照顾,早上郑老师体温才退到稳定。
  张老师熬了点粥,嘱咐了几句,才去上了班。
  又一次一个人骑车上班,没有人和他一起蹬车哼歌,没有人在上班路上和他吐槽学生,张老师心里空落落的,甚至还觉得……心一直为生病的郑老师悬着。
  于是他中午回了趟家给郑老师做饭。
  郑老师有点惊喜。
  他坐在餐桌上,看着忙忙碌碌的张老师,不自觉就幸福地笑起来。嗯……这不和有老婆了没差吗?
  身体还有些虚弱,他趴在桌上,不觉就眯瞪着了,眼镜也没摘。
  张老师炒了青菜,做了两碗汤面。
  餐碟落在桌上,郑老师醒来,看到饭已经做好了,他朝张老师笑了,张老师看到他笑愣了一下,然后不好意思地挠挠头,也笑了。

  6.
  这个笑很美好,美好到十几年过去,这个画面不曾拥有实体,却在记忆里保留着,发黄、斑驳。
  年轻,真好。
  年轻人的心,总是看着当下的。
  他们是在一次学校的郊游中在一起的,那是他们同居的第二年。
  两个人水到渠成一样,似乎都知道了自己对对方的感情,只不过……还没有人捅破这层窗户纸。
  而那次郊游,不知道是不是山林的景色太美,不知道是不是夕阳太容易让人动容,不知道郑老师的头恰到好处枕到了张老师肩上,不知道是不是命运也觉得时机到了,要让他们在一起。
  总之,在一个糊里糊涂的吻后,两个人心知肚明,他们在一起了。假兄弟,真夫妻。
  那时,张老师38了,郑老师33岁。
  还不老,那就恋爱呗。
  行程没变,可能就是路过彼此带的班时,会笑起来打招呼;可能就是会很期待下班一起去看个电影吃个饭;可能就是餐桌上偶尔会出现插了好看花束的玻璃瓶;可能就是,晚上增强体质做点运动……咳。
  年轻啊,真好。
  他们两个人,可能都想过,要一辈子这么过下去,至少是想过。

  7.
  他们赶在房价疯涨前定居,挺过金融危机,挺过20世纪,挺过信息革命……
  年纪老大却单身,在那个时代是很不正常的。
  风言风语刺目炸耳,他们还没有勇气迈出去,就已经被吹走了包裹行李。
  十年没有磨灭的爱意,被丑陋的流言侵蚀了。
  耐心、体贴、柔软、轻松……这些漂亮的词汇在逐渐消失。张老师能肉眼看见,那张年轻的面庞爬上皱纹,眸子不再在镜片后明亮,浸染沧桑和麻木。
  那些话很难听,谁也没有办法,谁也不能抵抗。
  郑老师现在明白了文革为什么能摧残那么那么多艺术家。
  十年,能改变思潮,能改变风气,能改变很多很多东西。
  他们开始上下班不再说话,开始学校里点头示意,开始回到家不愿意做饭吃饭,做了工作就呼呼大睡,他们开始争吵,他们开始独行,开始独自喝闷酒。而终于有一天,这一切开始缓和。

  8.
  有一位和郑老师年纪相仿的女士与郑老师相恋了。
  而曾经的他们,这种感情不能放到阳光下说出口,也从来不能说是相恋过。
  郑老师偶尔夜不归宿了,他们心照不宣地不提起、不好奇。
  他们仍然偶尔肉体关系,可是吻得很生硬,也没有多少爱意。
  后来,郑老师结婚了。
  张老师作为伴郎仍然包了个数额不小的红包,新娘很漂亮,郑老师的脸上,也终于扬起些生机和笑意。
  他是真心祝福他,真心希望他忘了自己。
  “可我也想,拥有对抗世界的勇气,得以逆流而行,得以无需多语。”
  张老师回到家,跌躺在床上。
  家?有他才叫家啊。
  他这么想着,眼圈红了。

  9.
  后来,郑老师有了儿子,张老师还教过这个小淘气鬼。
  后来,郑老师也被调走去了外校。
  他很怀念十四的玉兰花,逢春也会微信问问张老老师:“学校里的玉兰开了吗?”“开了,很旺。”
  ……
  “今年的玉兰呢?”“不知道啊,听说是今年风雨重,被吹打掉了不少,零零落落的。”

  10.尾声
  张老师退休了,回了老家,他很想天津,很想十四,很想那个人。
  可也只能到这里为止了。
  “有酒当醉再一盏,薄酒笑言欢,得你甚兴笑一场,浅欢醉言暖。”
  他很怀念和郑老师喝酒的日子。
  喝了酒,张老师话会变多些。
  不过今晚没人陪他说话。
  他踉跄着走到河水边,觉得这河很熟悉。
  叫什么河来着?
  那天夜里,所有村民睡得很熟,那天夜里,郑老师收到一届学生邀请,好好聚聚吃顿饭。
  这届学生,三班四班关系特别好,主要是班主任们关系不错。
  人差不多到齐了,有那么几个学生们特别喜爱的老师,和同学们笑逐颜开地聊天。
  “诶,咱张老师呢?昨天给他发消息就没回啊。”“是啊是啊!”“张老师退休后听说回老家了?”“诶,郑老师您知道我们老师去哪里了吗?”同学们七嘴八舌。“您不会给藏起来了吧!”
  郑老师呛笑了一声,想了想。“我也好久和他没联系了。”目光里带着朦胧的情绪。
  有一瞬间,大家沉默了,面面相觑。
  “诶,那好吧,没办法了,敬酒敬酒!”“对对对,开喝吧!”“我先来了啊!首先呐,感谢李老师……”……
  ……
  ……
  ……
  百流归溪,百溪归河,百河归海。
      那条河叫海河。
  “花送不归人,星坠不凡尘,唯有流水恒往梦中心上人。故乡春正好,似是故人讲,兰败春仍往,月落水仍淌。”*1
  过了俩仨礼拜。
  张老师的死讯来的很突然,谁也没想到。
  郑老师想了很久,和儿子说:“陪爸喝喝酒吧。”淘气包已经长大了,是个帅小伙。“诶!成!”
  终于还是醉了。
  妻子嫌弃地把他弄到床上,正要收拾桌子去,被醉鬼拉住了。
  郑老师,抓着妻子的手,嘟囔着什么,仔细一听,说的是三个字。
  妻子听清后,脸一红,轻打了一下郑老师。“这么大岁数了,说什么爱呀,肉麻~让孩子听了笑话!”继续去收拾了。
  “咱……嗝。……啥时候…有的孩子啊……”儿子笑笑,给父亲盖上被子,真是醉了啊。
  玉兰开的很好,海河也很好。
  生活嘛,很多事情都不能有个结局的,尤其情啊爱啊。这东西悬的很,没有说出现就出现,说不见就不见。
  “人生不能太过圆满,求而不得未必是遗憾。”*2
  泛黄的回忆里,有个男人,他挠挠头,笑的有点羞涩,那天他们吃了汤面和炒青菜,小小的出租屋里,很美好、很美好。
  
  ——END——
  
  *1:个人为小说《海河流淌》作的同名原创歌曲歌词。
      *2:陈粒《自渡》歌词

评论(5)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