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里格邓一声

在下咯噔,深爱GGAD。
深爱SS,喜欢小天,卢平。
↑↑↑以上神圣不可侵,黑者就地阿瓦达。
小动物的cp都很萌,HP吃犬狼SSHP DH GGAD等,挑着吃逆。
也喜爱其余欧美影视剧同人,EC 福华等等。
基本无cp洁癖,是个专门造福圈友的老司机写手,苦逼初三生。
欢迎关注微博:
@我心里格邓一声

祝我今天的中考顺顺利利!

想起来是哪个篮球明星讲述他教自己女儿打篮球,女儿:“不要你教啦,我们教练不是这样讲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太可爱了,最后的眼神宛若吃醋哈哈哈哈哈哈

摩城魅影:

哈哈哈哈哈(ಡωಡ)hiahiahia 别人家的爸爸系列。(¬㉨¬) 

子衿风祈:

大写的熏疼啊😂😂😂😂😂

【贝杰】小混蛋,小花朵(一)

啊啊啊啊啊这个养成太可爱了

削骨刀:

小杰克出没预警
强行HE预警
时间线君死掉了
————————————


(一)


贝克特不知道一般来讲,人死后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但是不管应该是什么样子,显然都不应该是他现在这样——全须全尾地站着,身上完整的穿着他被炸飞时穿的那套衣服,口袋里那只金色的怀表甚至还滴滴答答的工作着,完全不受什么时空错乱的影响。


一切看起来都还不错,除了他弄不清楚现在是哪一年,他脚下站着的又是什么地方外。


他有点浑浑噩噩的走在街上,想要好好整理一下现在的情况,思索一下他接下来要做什么,可他却无法控制地满脑子想着那个害死他的海盗——他现在在做什么呢?


肯定很得意吧。贝克特猜测。


从十三年前的那个夜晚过后,贝克特就从来没怀疑过杰克想要他死。


然而,其实不是。


“别把自己想成唯一拥有情感的人。”一把陌生的烟嗓突然在贝克特耳边响起。是一个美艳的印第安女人,或者说女巫。


他甚至没有意识到她是什么时候出现的。这对于一个长年工作在风口浪尖的人来讲可不太寻常。


“你知道些什么?”虽然疑惑,贝克特还是迅速拾回了他的不动声色。


女人唇角露出了一个温柔的微笑,她答非所问,偏偏说得意味深长:“在另一个时空,也有一个人在十三年前问到我这里,想弄清楚他心里难以排解的困惑。”


她盯着面前的男人波澜起伏的眼睛,从怀里掏出一个羊皮纸包,“那时我也这么告诉他——在十三年后,也许会有一个新的契机出现。至于结局会不会改变,一切都看你自己。亲爱的,跟着你的心走。”


她不由分说地把羊皮纸里的东西塞给茫然的贝克特——那是一个小小的沙漏,每一粒沙正以极其缓慢的速度流到另一边。


“这个小东西送给你后,你就能看到时间,”女巫神秘地眨眨眼睛,她伸手指着贝克特的口袋,“作为报酬,把那个玩意给我吧。你用不到它了,亲爱的。”


贝克特不知道自己当时是中了什么邪。理智告诉他这个女人或许只是恰好看到了他刚刚掏出来的黄金怀表,然后过来用巫师常用的那一套行骗而已。她用以交换的那个木头底座的沙漏甚至不值五个先令。


但是他就是没有犹豫地拽出了某个人送给他的、他这些年最珍爱的玩意,把它交到了女巫摊开的掌心——也许是因为他当下的思绪都被一个问题占据了:“是杰克·斯派洛吗?女士?十三年前问你的人?”


可印第安人不知何时已经像烟一样飘远了,就像她刚刚悄无声息地出现一样。


“不用问我,亲爱的。你想要的答案很快就会出现。”女人喑哑的嗓音被风远远的送过来。


(二)


那个答案确实很快就出现了。


只不过贝克特没想到他的答案出现时这么小,这么脏兮兮的,这么——乱七八糟


一开始贝克特甚至认为这是什么下流地方跑出来的雏妓,穿着沾着泥巴的蕾丝裙子,光着细嫩的小脚丫,披散着“她”海藻一样的黑色卷发,一只小手艰难地抓着半瓶朗姆,另外一只抱着一个挺漂亮的帆船模型。


老天!“她”看起来还没有五岁,“她”那不负责任的母亲已经把酗酒的本领传给“她”了?


但是下一秒,贝克特就没心情同情这个脏兮兮的小混蛋了。他看着这孩子从街的另一边像屁股着火的小鸟一样低头直冲过来,撞到了自己的膝盖上,然后把半瓶朗姆酒都奉献给了勋爵此刻唯一的一条裤子。


但是在贝克特开口说话之前,发现自己闯了祸的小鬼已经惊慌失措的抬起头,露出了他那张漂亮得犯规的小脸。


他黑珍珠一样的大眼睛和小尖下巴看起来是如此的熟悉,让贝克特一下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一件事——


那还是在他跟杰克能够和平相处的时候。有一个风平浪静的夜里,年轻的小船长打开黄金怀表的盖子,给他看里面的一张小绘像,然后面带期冀的看着他:


“我小时候的画像,比五岁稍微大了点儿,不过还是挺好看的吧?有没有觉得有点眼熟?卡特勒,也许我们很久之前就见过呢。”


那时他是怎么说的来着,“船长,原来你小的时候喜欢穿裙子。”


——杰克·斯派洛。


熟悉的名字此刻在贝克特舌尖滚来滚去,他低头看着那张小脸,不由地俯下身去,一双手不受控制地紧紧抓住了这孩子的胳膊。


“放开我,”穿裙子的小男孩在男人手里挣扎着,他急得够呛,试图在脸上摆出凶猛的表情,可他的声音又清脆又甜嫩,“我现在有急事要做,你赔我朗姆酒的事情以后再谈。”


“孩子,朗姆酒的事情可以以后再谈,”贝克特从这小东西手里把空酒瓶抢过来一把扔掉,“让我们先谈谈我的裤子。”


(三)


小男孩被放在酒馆的高脚凳上。


这小小的一团此刻看起来可怜极了。他垂在半空的两只小脚粘着泥土,脚背上都是细碎的伤口。他脑后披散的长发纠缠在一起,像是从生下来就没洗过澡。他身上那条不知道从哪儿捡来的裙子被刮掉了一大半蕾丝,漂亮的裙摆只剩半截。更要命的是,刚才在挣扎中,勋爵无奈的发现杰克不仅没有裤子,还没有内裤——这个小坏蛋就这么晾着小鸟在熙熙攘攘的街上跑来跑去,如果不是撞到自己,他甚至准备享用那半瓶朗姆酒。


老天,爱德华·蒂格到底有没有意识到他拥有的是一个儿子,不是一条小狗?而就算是一条小狗,在它年幼的时候也会得到来自父母的妥帖照顾。


勋爵一门心思的吐槽着杰克·斯派洛那奇怪又不负责任的家长。他没有意识到他才是更奇怪的那一个——明明一个小时前两个人还是不死不休的敌对方,都在千方百计算计着对方的性命,甚至斯派洛还成功的杀掉了他——所以他才会出现在这里。


但是不管什么时候,看到落魄的、可怜的、需要照料的杰克·斯派洛,他那不合时宜的保护欲就会第一时间发作。他优先想的总是用温柔和诱惑得到他,而不是杀死他——明明杀死杰克比得到杰克要简单一万倍,而得到杰克比杀死杰克带来的后患严重十万倍。


在杰克笃定贝克特最想要的是让他死的时候,贝克特默认了。但他心里清楚的知道不是这样——他从没想过让杰克死。罗盘指的是一个人心里最想要得到的东西,没听说是指谁就想让谁死的。


但是他在杰克那里获得的难堪已经够多了。既然不管退多少步露多少怯都换不来这个人的心,也就没必要让杰克知道十三年后他依然渴望他。


“你叫什么,孩子?”贝克特装模作样地问。他脱掉自己的外套,把高脚凳上衣不蔽体的小东西裹了起来。


带着淡淡香气和暖意的干净大衣让这几天担惊受怕四处逃窜的小杰克有了点安全感,他眨巴着自己剔透的大眼睛,怀疑的瞄了一眼好像不准备揍他一顿的贝克特,小声开口:“杰克·斯派洛”


不过他很快又补充了一句,“杰克·斯派洛船长”。


他举起自己抱着的那个帆船模型,意思是显摆一下自己这个船长确实有一艘船——那是他在被绑架途中缠着绑匪给他买的,不然他就撒泼打滚哭闹不休。为此他还被扒了裤子挨了一顿揍。


贝克特为小海盗这么小就开始的死鸭子嘴硬无奈地笑了一下,他倾过身,开始给小男孩一个个扣好大衣上的纽扣。


杰克从小是很少享受到这种来自成年长辈的温柔照料的,他从出生起就没见过母亲,他的父亲对他还不错,可是一个海盗王的不错是指让他光着屁股披着昂贵的丝绸床单在大厅里跑来跑去,或者在他哭闹的时候把他放在吊床上给他弹吉他听。


一些善良的女海盗会送给他漂亮的小衬衫、小马甲和靴子,但是蒂格永远也想不到这些事情。他只会说:“怎么啦小杰克,你不开心吗?老爹把这块蓝宝石送给你好吗?”


但是杰克搞不懂那些亮闪闪的金币和宝石除了跟沉船湾的叔叔们换糖果外还有什么别的用途。


——哦!那些蠢驴!小杰克想起那些海盗就总是想笑。他们总会甘愿放弃好几颗牛奶糖,就为了换一块杰克的箱子里摆了很多的那种沉甸甸的金币。


但是小杰克还挺喜欢他们的——他们有好多朗姆酒和好多冒险故事。偶尔他们用筷子沾朗姆酒给小杰克尝一尝,等他闹起来想要更多的时候就开始讲故事。他们像是好人。


不过这个被他弄湿了裤子的陌生男人看起来比海盗叔叔们还好,他没有把自己倒吊起来打一顿,也没有吼他“你这个天生的小海盗”,也没有捉住他把他身上的硬币都找出来塞自己口袋里。


他把外套给了自己,外加一杯热牛奶——如果那是自己刚才好不容易捡到的朗姆酒就更好了。


“把牛奶喝掉,杰克。”贝克特看着这个眼珠子咕噜噜转的小机灵鬼,“你应该回到你自己的父母那儿,而不是拿着酒瓶在街上四处乱跑。你是怎么到这来的,你的家人在这附近吗?”


小孩摇摇头,“我被抓到这儿来,但是我逃跑了——没有人能抓住伟大的杰克船长,”他撅着嘴巴,得意洋洋又委屈吧啦,“我留了记号给老爹,希望他能顺利找到我。但是除了老爹还有人在找我——抓我的坏人。所以呢,情况就是:我要在这儿等我的人找到我,同时避免抓走我的人找到我。”


贝克特一直不知道这个小混蛋是从什么时候养成他无所畏惧或者说没心没肺的性格的,但从目前来看,这个要命的脾性已经存在了。足以把一个普通五岁孩子吓得战战兢兢的事,在小混蛋眼里只够他摇头晃脑一会儿。


而他轻信别人的性格好像也是与生俱来的。一个只见过一面的陌生人,一件外套,一瓶牛奶,就足以让他把自己的事情和盘托出——小混蛋甚至没想过也许他只是一个采取怀柔政策的绑匪同伙。


贝克特叹了一口气,深觉得这个没有良心的小海盗能活到成年全赖上天庇佑。相处这么一会儿,贝克特就仿佛能看见潜伏在杰克身边每一个地方的致命危险。


“你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么脆弱。”勋爵低喃。他此刻被杰克需要自己的保护和照料才能活下去这个他自己脑补出来的迷人假想深深的征服了。


这是他一直想要从后来的杰克·斯派洛身上得到,却始终得不到的感觉。


(四)


杰克可不知道他未来几天的临时监护人在想什么。


此刻他正试图捧起他的牛奶瓶。但是成年男人的袖子对他来说未免太长了一点,他的手陷在布料里,怎么也挣扎不出来。


贝克特抽出他随身佩戴的匕首,无奈地把自己的两只袖子都裁了大半截,然后帮忙把那两只小脏手拽了出来,“那这几天你准备怎么办呢,小家伙?在一群穷凶极恶的罪犯的追捕下东躲西藏?你给自己找到住的地方了吗?”


“当然啦!”小杰克尝出了瓶子里是加了蜂蜜的甜牛奶,他咕咚咕咚地大口喝起来——这个小傻子这几天只会用金币换牛奶糖,他实在饿坏了,“我晚上住在酒桶里,还有莉莉——她从鸡圈里逃了出来,我想可能是她的主人要把她杀了。我养着莉莉,希望她下蛋给我吃。但她一直没有。”


“哦!她还攻击我,”喝完牛奶的杰克又想起来什么,他给这个超级好心人告状,给他看自己被啄伤的两条小胳膊——他几乎已经完全信任他了,跟他推心置腹起来:“她总是啄我,胳膊,腿,还有屁股。真奇怪——我老爹说,你就是没法跟女人讲道理。看起来的确是这样。莉莉一点也不讲道理。”


贝克特看着那两条脏兮兮又伤痕累累的小胳膊,在他高贵的生命中第一次生出想宰鸡的冲动,“你就由着这畜生攻击你吗,杰克?”


“不,”小男孩狡黠的摇头,他在高脚凳上站了起来,两只手弯成小爪子,整个人手舞足蹈,“我揪光了她屁股上的毛哩!”


然而他这疯疯癫癫的表演只持续了一分钟,就被卡特勒·忧心忡忡·这样站着很危险·我要保护这个蠢东西·贝克特抱了下来。


男人把这个小豆丁放在膝盖上,两只手不由分说地护在他身前,以防这个过分活泼的小混蛋掉下去。他想了想,有些迟疑于又一次向这个拒绝过他很多次而他发誓永远不会再挽回的人抛出橄榄枝:


“杰克,”他慢吞吞的问,并且时不时停下斟酌自己的字句,好让自己不因为言语太迫切而显得卑微:“我在这里有一笔生意要谈。这段时间我都会留在这个地方。你想要在这几天和我一起住吗?我想这多少能在坏人面前为你提供一些保护。我是说,在你等到你的父亲之前?”


“哦哦哦?!”男人膝上的孩子却没想那么多。他猛的转过头来,瞪大了眼睛,让那对美丽的黑珍珠里闪烁着惊讶又快乐的光,“当然!”


“嗯,我是说——好吧,尊敬的好心人先生。”


从见面到现在,贝克特做的一连串事情让人比谁都敏感的杰克小猴子察觉到了像海一样的温柔和纵容。这种善意其实来得有点突兀了,起码如果是其他任何一个被教导过不要相信陌生人的孩子在这里,他都会对勋爵有些防备。


但是这骄傲自恋到极点的小东西却并不为这莫名其妙的纵容而惶恐。他很少相信会有人不喜欢他,就算他被绑匪绑架的时候挨了很多冷言冷语和打,他也只觉得是那些绑匪人太奇怪了。


而他平生最擅长的就是顺杆往上爬,于是他刚接受了勋爵的好意,就马不停蹄的开始试探起这种纵容的底线来,“谢谢你为杰克·斯派洛船长提供的帮助。为了表示奖赏,鉴于杰克船长的大副位置还在空悬,我宣布,这个光荣的使命属于你了。”


他举着他的帆船模型,指了指舵盘后站在船长身边的那个滑稽小人儿,然后坏兮兮的弹了一指头,把那个小弹簧人弹得晃来晃去。


但是贝克特只是笑。


跟后面那么多年里杰克惹人恼火的本领比起来,这个不带恶意的幼稚挑衅简直有种毛绒绒的可爱。


他把这个年幼的,依赖于他又不会想方设法逃离他的杰克·斯派洛稳稳地抱了起来,让他坐在自己臂弯里,用昂贵的大衣和另一条沉稳的手臂结实的把他护在怀里,然后一步一步走出了酒馆。


“愿意为你效劳,我的小船长。”

一个颓颓的船长…… 六十岁的人了,稳重点。

又ooc了……字丑莫怪
我画的小人多半不怎么开心……

大家好,我是还有一礼拜就要中考的咯噔。
尽管一个月前我公开立下flag说中考后再把lof安上……可是大家仍然能看到我天天一堆推荐和转发从来没断过……
毫不否认,我是一个自制力特别差劲的人…… 甚至在周三周四两天学校做考场的日子里补完了加勒比海盗1-4……
我可真是太……优秀了!
然后,就越临近考试越想摸鱼。
顺便,祝普叔生日快乐╰(*´︶`*)╯

死无对象hhhhh

强势鸽子:

信了你的邪,变成这样怎么搞!试了一下还是不行哈哈哈

麻雀:是时候想点解除诅咒的方法了!


赞美!赞美!!!!!!好吃!

松饼熊吉:

微博上很流行的无法挣脱的流氓姿势!!!

【亲世代】礼物

呜呜呜这个太好了
又虐又可爱

阿洛:

我成天都写点什么东西……


一年级
小James收到了小小Sirius的寄来的一袋大粪蛋
没想到刚认识Sirius他就如此不客气,于是小James非常惊讶的回了他三袋大粪蛋


收到了小Remus安静的羽毛笔和小Peter寄来的比比多味豆
小James寄给他们母亲做的圣诞节点心


二年级
长大一点的小James今年收到了小Sirius寄来的窥镜,他急忙把本来打算送的粪蛋换成糖果寄了出去。


收到了小Remus送来的《魁地奇追球手必须知道的101个招式》虽然小James认为这本书的名字很傻但他还是感激的送还给他一本《狼人嚎叫必须掌握的101种声调》。
小Remus觉得他们俩都买到了奇怪的盗版书。


收到了小Peter送来的自家制作的点心,味道相当不错,小Peter还寄来一张照片,是自己第一次击打鬼飞球的帅气一幕。James非常感谢,于是寄给了Peter他最喜欢的糖果。


送给小Sirius的粪蛋不知道怎么处理了,小James鬼使神差的把它们寄给了同班的一名叫Lily Evans的红发姑娘并附信让她别太激动不用谢了。
Evans显然受宠若惊,因为她把粪蛋寄了回来并礼貌的请他滚蛋。


三年级
已经会写情书的James忐忑的寄给了Evans一封情书和一盒巧克力蛙。
Evans很有礼貌的回寄了一双圣诞袜并拒绝了他的霍格莫德一日游邀请。


垂头丧气的James拆开了Sirius的礼物,惊讶的发现Sirius寄给他一面镜子。更惊讶的发现他居然在镜子里看到了Sirius。
James觉得这份礼物太贵重了,他想了想找出自己的全景望远镜送给了Sirius。
Remus送来他去佐科的魔法笑话店采购的新鲜小玩
意,James就送了他在蜜蜂公爵采购的糖果。


今年没有收到也没有送出大粪蛋,叉子先生表示不太开心。


四年级
收到Sirius送来的金色飞贼让James觉得人生就差追到Evans就圆满了,在之后的岁月里他从来没舍得让飞贼离开他的身边,不过当别人问他时,他总说那是“偷来的”。因为他觉得这是他和Sirius间的小秘密。


Evans依旧拒绝了James热情的邀请并表示他的情书真是越写越烂。


Remus送来了新一奇的魁地奇比赛杂志,今年巫师界进行了一场非常精彩的比赛,James知道这杂志很难搞到。
James忘了那一年他回给了Remus什么,那年假期他一直忙着练习他的阿尼玛格斯,他知道自己就快要成功了。


那年他给Peter寄去了他自己整理的阿尼玛格斯的笔记,Peter回信表示非常激动和崇拜并很难相信他居然能耐下心来写一本笔记。
James的确很没耐心,不过每次当他想到这是为了Remus的时候,他总能咬牙坚持下来。


五年级
今年没有收到Sirius的礼物因为他被家里关禁闭了,不过James还是通过双面镜送出了节日祝福,事实上他们每天都会互道晚安。
今年依然写情书表达了对Evans的爱,不过
没有调侃也没有邀请。叉子先生表达了他对 红发姑娘的关心和安慰,虽然他对她失去那位朋友并不感到遗憾,但他依然不开心看到她的伤心难过。他送了一本书给Evans,是他从麻瓜书店里买来的,是个童话,讲的是一只玩具兔子的人生经途。那只兔子一路猝不及防的遇见和告别,但心里总是怀着爱意,他希望这只兔子能够安慰她。
Evans没有任何的回信,但在六年级开学时他看到Evans手里的那本书,并且当他在某节魔法史课上唤她Lily的时候,她轻声答应了。


Remus Lupin先生今年在校期间收到了一只蠢鹿,一条大狗和一只小老鼠,从此走上了宠物管理员的不归路。


六年级
James没来得及准备礼物就惊恐的收到了拖着行李可怜巴巴的Sirius本人。
于是James送给了Sirius一个家。
James和Sirius共同寄给Remus一大盒巧克力和Potter夫人做的新衣服,Sirius附上很长的一封道歉信。他希望Remus能永远当他是兄弟。
Remus寄给James和Sirius的分别是飞天扫帚模型和摩托车模型,都和他们正使用的一样酷。
Remus也回了一封信,上面只写着
“Moony,Wormtail,Padfoot,Prongs”


James照例送出情书和巧克力给Lily,
Lily又回了他一双袜子,不过这次的袜子是Lily自己织的。James认为这是个好兆头,


七年级
James叒叒又给Lily送出了情书和巧克力,而这次他收到了Lily亲自制作的巧克力和第一封Lily给他的情书,而他一不小心就把那封情书背下来了。


毕业前的节日Marauders是在一起过的,没鼻子势力抬头,他们即将离开霍格沃兹的保护迎向外面那个被黑暗笼罩的世界。那天他们只喝酒不说话,但他们抬头看着对方,都从黄油啤酒的泡沫中尝出了礼物的味道。
他们都知道这七年来收到过的最好的礼物就是彼此。


1979年
James送给Lily一枚戒指。
Lily送给James世界上最漂亮的新娘。


1980年
一个叫Harry Potter的幸运儿诞生了。
让Harry成为幸运儿的原因并不是他后来成为了“chosen one”,而是因为他一出生就有了四个爹。


1981-1987年
James和Lily每年都能收到Remus送来的花和黄油啤酒,如果有机会的话,Lily想送他一件新袍子,而James很想给他一个拥抱。


James总是会听到有人嘟囔他的名字并祝他节日快乐,不过那个人总是在情人节跟他说圣诞节快乐,在圣诞节又说感恩节快乐。James觉得很奇怪,不过他很想谢谢这个人。


1987-1993年
Remus有些时候只能送来野花了,不过Potter夫妇还是每一年,每个节日都能收到他的礼物。


James终于认出那个声音是疲惫不堪的Sirius。
Sirius在阿兹卡班已经记不得圣诞节在哪一月了,于是他尽量在每一个清醒的时刻念叨着James的名字并祝他节日快乐。所有能想到的节日他都试过了,他想总能碰上一个的。


1994年
今年Remus似乎过的不错,因为他们收到了份量很足的巧克力糖果。
Sirius送来一只肥美的老鼠,Lily有点受惊,不过他们并不清楚这是当时Sirius所能找到的最好的东西。


1995年
收到了Remus和Sirius共同送来的小而精致的圣诞树,树顶本来应该是发光球的地方挂了一个角巨大的鹿。
两位犬科动物别扭的希望James能明白,叉子我们想念你。


1996年
James再次惊恐的收到了Sirius本人。
今年Remus送来的花多了一束,送来的酒就更多了。
蠢鹿和大狗都开始担心老狼的身体。


1997年
收到Dumbledore本人这件事情吓坏了天上所有的小伙伴。
James和Sirius今年听见了Remus的声音,他们听说他结婚了非常开心打开Remus送来的火焰威士忌准备庆祝,Sirius听到Remus的新娘是他侄女后脸绿了一下接着非常开心的喝下了威士忌。


1998年
今年收到的人有点多
James和Sirius心情复杂的收到了Remus本人
他们还听到了一个哭泣和忏悔的声音,他们都知道那是谁,他们非常想打他三天三夜,于是他们希望他能够早点从地狱里上来。







“我儿子这个股东怎么当的,”James ·每天都被Fred花式恶作剧·Potter愤怒的说“寄点商品过来互相伤害啊!”

这个太可爱了

Rofix:

欧维尔是一个没有摩擦力的世界,有人说是她在太阳风暴里吹了太久,已经打磨的光滑如镜。所有的欧维尔居民都无法静止站在星球上,一旦他们开始滑动就不会停止。但是人们逐渐习惯了在滑动中生活,因为所有人和物体都在往同一个方向匀速滑行时,就像是自己静止,而星空在不断飞逝。
(上次我去欧维尔的时候是雨天,雨滴不会形成一滩水,而是像玻璃珠一样在地上四散开来,真是可爱~)

她看着那人走了,迅速把门关上,拿起了凶器。
那是把刀,小但锋利。
她笑了起来。
“心心念念了你这样久,你终于来到我怀里了。”她顿了顿,“他们都阻止我,可我谁的都不听。像是着了魔,疯狂地想要拥有你。”
说罢,她更开心一样,抱紧了怀里的东西。
拇指轻轻一动,刀出鞘。眼里寒光一闪,刃扎下。
“沙沙”声响起,偶尔夹杂着什么东西崩裂的声音,紧接着,一片寂静。
“搞定了。”
“如何?”另一个女人出现在她身后,发了话。
“我下手,一次一个准,没的说。”
嘴角牵起,两个女人相视浅笑。











































——记我和我妈拆快递的时刻。😂😂😂

啊啊啊啊啊啊好萌

死礻:

随便的飙一下车,没有然后了🙂